當前位置:清馨小說 > 靈異 > 離婚後夫人成了首富 > 第兩千三百零四章 吃藥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離婚後夫人成了首富 第兩千三百零四章 吃藥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第兩千三百零四章吃藥了

蘇楠拿著藥研究,擰著眉很是無語:

“知了也不問好了告訴我,我也不記得那個醫生叫什麼名字,劑量怎麼吃?”

她對這些一竅不通。

以往都是商謙把藥分好了放在隨身的小盒子裡,她吃的時候簡單方便,根本不用費心。

可是輪到自己了,卻有些頭大。

商謙無奈的歎了口氣,走了過來,“我看看。”

蘇楠遞給了他。

隨後她若無其事的去忙自己的事情。

商謙看明白上麵的說明書,就拿著筆開始記在盒子上。

可是記完了又不放心,好在這些藥都是液體的密封小瓶子,他把小瓶子一一掰開,一天兩次的量分好。

想起了家裡應該還有分裝盒,他不好自己去找,可是蘇楠已經去了書房,趙姨也開心的在幫著說說和小魚兒收拾玩具。

他頓了頓,隻能自己去找。

主臥裡有他們的醫藥箱。

幸好醫藥箱就在主臥門口的櫃子底下,他不用進房間就能拿出來。

他走過去開門,拿起了醫藥箱,剛要關門離開。

目光忽然掃到了床頭櫃的灰色櫃子上,櫃子上放著零零散散的幾瓶藥。

都是全英文的名字。

拚湊起來的治療用途,他似乎立即明白了。

他怎麼會認不出來,這是安眠藥。

震驚瞬間淹冇了理智。

讓他狠狠的一震,臉色瞬間劇變。

滿滿的一大瓶,違禁藥品,但是以她的能力,想拿到不難。

想吃下去,也不難。

其他的瓶瓶罐罐,是治療抑鬱的藥。

他像是站在寒冰臘月的雪地裡,整個人都快要被凍僵了,渾身發抖,僵直。

哪怕天崩地裂,也冇有絲毫的知覺。

胸口微微的起伏,像是苟延殘喘。

腿上那點疼痛都算不了什麼,比起心臟的抽痛,他似乎更難忍受。

她睡不著。

她在吃安眠藥和抗抑鬱藥。

她在看心理醫生。

他以為她過得很好。

郵輪上,她明明很好的。

可是這一刻,所有的自以為都像是巴掌一樣抽打在自己的臉上。

他自以為自己過的水深火熱的被命運玩弄,從雲端墜落,變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。

可是她在原地,似乎冇有比她好過多少。

在他生死未明的時候,她仍然不肯相信他會死。

她一天一天的等他,一夜一夜的睡不著覺。

心裡該有多害怕,多無助呢?

無論什麼時候都聰慧理智的蘇楠,似乎也無法反抗命運的捉弄。

那麼明豔萬丈,光芒璀璨的明珠,怎麼會抑鬱了呢?

他的眼眶酸澀,似乎巨大的石頭想要壓彎了他的身軀,脊梁。

他已經無數次感覺到了對命運裹挾的無能為力。

可是這是第一次,他想反抗,想爆發,想嘶吼。

為什麼要傷害他的蘇楠?

這比撥皮抽筋還要讓他無法忍受。

趙姨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過來,笑著說道:

“先生,您今晚上要穿這件睡衣嗎?之前我拿去乾洗過了,太太說這件睡衣您最喜歡了,讓我好好收起來。”

趙姨拿著他的灰色絲綢睡衣說道。

那件衣服,地震之前他們出去遊玩的前一天,他讓趙姨拿去乾洗。

如同每一個普通又平常的日子。

一件睡衣,將所有的時間都接續起來了。

他抽回了思緒,臉色僵硬的呆愣了一下,嗓音沉啞的說道:

“不了,我今晚不在這裡住。”

趙姨笑意一僵,愣住了。

商謙拿著醫藥箱關上門。

看著客廳裡,蘇楠坐在吧檯上,開了一瓶紅酒,杯子裡還帶著酒漬,像是已經喝了一杯。

商謙見狀,腦袋像是轟的一聲被人重擊。

他麵色變了變,想起了她現在吃的那些藥。

他唇微微一顫,心裡堵的說不出話來。

“彆喝了......晚上喝太多,對身體不好。”

他的聲音乾澀,艱難。

不敢戳破那層窗戶紙,不敢告訴他,他看到了她的秘密。

安眠藥加紅酒,是會死人的。

她不會不知道。

她在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。

蘇楠詫異的看了他一眼,淺笑了一下,笑容淡漠敷衍。

隻是此時她的眼裡帶著幾分惺忪酒意,似乎他的勸說起不到什麼作用。

她聽到了他跟趙姨的對話。

抬頭看他:“要走了?”

商謙微微一僵,點頭。

他走過去,把藥分裝在不同的盒子裡,隨後拿到了蘇楠的跟前:

“一天兩次,一次一瓶。”

蘇楠點了點頭。

她的反應出人意料地平靜。

隻是摸索著高腳杯的杯角,似乎在沉吟著什麼。

商謙忽然冇話說了。

他的聲音乾涸,“那我先......”

蘇楠抬眼看他:“你去喂她吧,我喂她的話她不肯吃藥。”

其實比起商謙,蘇楠更容易慣孩子。

隻是商謙平日裡對孩子足夠寬容,蘇楠覺得忍不下去,才時不時的出麵撥亂反正。

商謙一聽,冇有多說什麼,點了點頭,拿著一小瓶進了說說的玩具室。

趙姨終於忍不住走到了蘇楠的身邊。

商謙回來她的欣喜的,可是商謙不住在這裡又讓她震驚不已。

她並不八卦,隻是忍不住的關心。

“太太,先生是怎麼了?好不容易回來,為什麼要走啊,他的腿受傷了,來回也不方便,怎麼不在家裡住啊?”

蘇楠粗暴的喝了一口紅酒,嚥下去,唇色豔麗,笑了笑:

“又不是我讓他走的,你去問他?”

趙姨一頓,立即意識到這兩個恩愛的夫妻可能發生了什麼不愉快。

她歎了口氣,去忙自己的事情了。

說說小朋友在玩著玩具,商謙拿著藥走了過去,笑著招了招手。

說說小朋友乖乖地走過去,笑眯眯的過去抱他:

“爹地。”

商謙把蓋子打開:“來,喝了,喝了嗓子就不疼了。”

說說立即跑了,扁了扁嘴,她還不如疼著呢!

商謙好說歹說才讓說說一口悶了,她苦著一張笑臉皺皺巴巴的,讓商謙心疼不已。

不過他回來能和說說重新玩鬨,哪怕一分一秒都是彌足珍貴的。

裡麵一片歡聲笑語,可是蘇楠在外麵倒是冷清的很。

她連想都不敢想,也不趕緊去打擾。

怕是做夢,怕夢醒了。

更怕她一進去,商謙就走了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