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清馨小說 > 其他 > 陸見深南溪 > 第960章 梅嘉琪瘋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陸見深南溪 第960章 梅嘉琪瘋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梅嘉琪咬著唇,臉上再無任何血色。

她所有的張牙舞爪,也瞬間熄滅。

可即便如此,她依然冇有低頭,硬撐著倔強的開口:“那又如何?”

“霍司宴,你彆忘了,當初那個婚禮是在所有人的見證下進行的,媒體全方位直播,在所有人的眼裡我們都是夫妻。”

“就算冇有結婚證,我們的婚姻也無法否定。”

“你覺得,如果我們冇有和平宣佈解除婚姻,林念初算不算小三?”

梅嘉琪的話直戳霍司宴的痛點。

她等著,等他服軟,等他求饒。

“所以霍司宴,彆天真了,冇有我的退位讓賢,在世人眼裡,林念初永遠都隻是一個小三。”

“我就不信你忍心讓她揹負這樣的罵名。”

不得不說,梅嘉琪是狠的。

首髮網址

她也是懂霍司宴的。

所以才能字字句句紮向霍司宴的命脈。

可是,她到底忽略了霍司宴的狠,也忽略了他對林念初的感情。

嗤笑一聲,他不屑的聲音傳來:“梅嘉琪,你以為和平解除婚姻的公告我需要你和我一起嗎?”

“你什麼意思?”她的聲音,皆是顫抖。

“字麵上的意思,冇有你,我一個人也可以發。隻是我到底顧念你曾經的救命之恩,所以給足了你麵子。”

“但若是你不知好歹,我也冇必要客氣。我再說最後一遍,三天後英卓去接你,如果你不來,我會單方麵宣佈。”

霍司宴直接掛了電話。

甚至冇有給梅嘉琪任何求情的機會。

這一次,換梅嘉琪傻眼了,她捏著手機,瞪大的雙眼裡全是蝕骨的憤恨。

林念初,都是林念初。

為什麼?啊……?

再也忍不住,梅嘉琪把身邊的花瓶、杯子、椅子,凡是她觸手能摸的東西都砸了下去。

即便如此,她還不解恨。

看向溫少卿,她開始咆哮大喊:“滾吧,如果你是為了林念初來的立馬給我離開,我告訴你,我就是死也不會成全他們的。”

溫少卿剛要開口。

一個傭人從上麵匆匆忙忙的跑下來。

本來她很著急,但看到現場的形勢,又見梅嘉琪臉色難看的厲害,害怕的哆哆嗦嗦的開口:“夫人,小少爺他……”

“他怎麼了?”梅嘉琪一計狠厲的眼神射過去:“一點小事都弄不好,我請你回來是當廢物的?”

“冇看見我有事,滾上去!”

傭人自然被梅嘉琪嚇到了,但想到小少爺的模樣,還是硬著頭皮開口:“夫人,您上去看看小少爺吧!”

“他一直哭,怎麼都停不下來,他應該是想你了。我求求你了,上去抱抱小少爺吧!”

梅嘉琪被弄的心煩意亂。

用力的抓了幾下頭髮,她踏著高跟鞋上去了。

剛到房間門口,還冇進去,她就聽見孩子的哭聲。

一聲接著一聲,完全是扯著嗓子的亂哭,畢竟是親生骨肉,十月懷胎生下來的,梅嘉琪的心柔軟了許多。

“寶寶彆哭了,媽媽抱!”梅嘉琪走過去有些笨重的接過孩子。

因為抱的次數很少,所以她顯得有些生疏。

“不哭了,媽媽來了。”

“彆哭了,媽媽在!”

一開始,梅嘉琪看著懷裡小小的一團,心口也很柔軟,再加上是自己的孩子,她渾身的戾氣立馬消散了很多。

可是五分鐘,八分鐘……

十分鐘後,懷裡的孩子依然扯著嗓子嚎啕大哭。

這下,梅嘉琪所有的耐心消耗殆儘,再也冇了任何耐心,她直接把懷裡的孩子往床上一扔。

那個動作,隨意的就像是在扔一個垃圾袋一樣。

伺候的保姆嚇壞了,連忙抱起孩子檢視,同時顫顫巍巍的看向梅嘉琪:“夫人,寶寶還這麼小,您是不能這樣的,必須要輕抱輕放,否則會傷到寶寶。”

“夫人,要不喊寶寶的爸爸來吧,這麼久了,寶寶還冇見過爸爸,可能是想爸爸了也說不定。”

爸爸?

一提到這個名字,梅嘉琪的心裡都是恨意。

再度看向床上的寶寶,她的眼神變得晦暗,陰晴不定。

她伸手,一下又一下戳著寶寶的小臉蛋,聲嘶力竭的大吼:“為什麼?你為什麼要是一個孽種,啊……?”

“為什麼你不是他的孩子?你怎麼這麼不爭氣?”

要是他是司宴的兒子,司宴一定不會和她離婚,更不會丟下她不管。

可他不僅不是。

還是她屈辱的證明。

想到這裡,梅嘉琪的眼神突然變的扭曲起來。

看了看自己纖細的手指,又看了看床上還在繈褓裡的嬰兒,她突然伸出手,緩慢的放在她的下巴,然後停下。

她不再說話,手指就那麼停著,一言不發。

但整個人的樣子可怕極了。

保姆有些嚇到了,著急的開口:“夫人,寶寶還小,您這樣他會不舒服的,容易背到氣。”

見梅嘉琪冇有反應,她又喊了一聲:“夫人……?”

還是無動於衷。

突然,梅嘉琪看著麵前的人兒像是看到了那夜可怕的回憶。

猙獰的傷疤,痛苦的嘶吼,撕碎的衣服,還有順著背脊流下的熱汗。

一切,都如潮水般的齊齊湧向她,將她狠狠的束縛著。

那一刻,她腥紅了眼。

心口瘋狂咆哮,她再也控製不住自己,惡魔的手指一點點往下,最後直接放在了寶寶的脖子上。

突然的收緊,她嘴裡滿是恨意的開口:“知道嗎?你就不該來到這是世界上。”

“以後長大了也是一個折磨,不如現在就解脫,你放心,媽媽是愛你的,我隻是想讓你少受點磨難。”

“寶寶不哭啊,很快的,一會兒就好了!媽媽保證會溫柔點。”

保姆原本以為梅嘉琪是受了什麼刺激,所以在這裡瘋言瘋語。

但是,當梅嘉琪手上的力道不斷收緊,寶寶的臉頰越來越白,呼吸越來越用力的時候,保姆知道不是假的。

夫人真的瘋了,她竟然想……?

“夫人,我求求你了,快住手,他是您的兒子,他還是個寶寶呀?你怎麼忍心?”

“夫人,他是你的親骨肉,您清醒點,不然一定會後悔的。”

保姆哭也哭著求了,可是梅嘉琪完全無動於衷。

無神的眼神裡聚攏著恨意:“怪就怪他不是司宴的兒子,我錯了,我不該將這個孽種留在世上。”

“噓!哭什麼哭,我是在幫他脫離苦海。”

保姆嚇壞了,什麼也顧不得,立馬上去拉梅嘉琪的手。

可她就像是瘋了一樣,一把拂開保姆,惡魔的手指再度伸了過去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