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清馨小說 > 科幻 > 葉鳴森項媛媛 > 第167章 中毒了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葉鳴森項媛媛 第167章 中毒了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瞭解到這些的葉鳴森,看向失去了戰鬥力,被青靈縛捆綁的淩雲老道,眼眸中流露出灼灼目光。

當然,葉鳴森不是有什麼特殊癖好,而是他這才發現,轉化後的淩雲老道,本身竟然也是一件寶貝。

這讓他不由的暗自慶幸,幸好自己在淩雲老道失去了戰鬥力後,冇有下殺手,不然的話,他真是後悔都來不及了。

因為,天屍決中有完整的控屍法訣,隻要他修煉有成,就能控製住淩雲老道,讓淩雲老道成為自己的奴仆手下。

要知道,他之所以能戰勝淩雲老道,其實是沾了玄陰聚煞瓶的便宜,要是冇有這件法寶,最終結果會是怎麼樣,那都是不得而知的。

如果能將如此強悍的淩雲老道控製在自己手中,葉鳴森的實力將會憑空提升一倍。

想到這裡,葉鳴森腦海中不由的浮現出一句話,叫做人無橫財不富,馬無野草不肥,古人誠不欺我啊。

這一次行動,雖然危險,不過收穫也是巨大的。

他不但獲得了一件堪比法寶的精金劍丸,一個儲物袋,還得到了一份修行者傳承,以及一具潛力巨大的鐵屍。

這要是放在以前,他是想都不敢想的。

除此之外,通過煉屍宗傳承,葉鳴森也找到了淩雲老道控製熊勝男的手段,並且從中瞭解到了破解的手法。

隻是,想要解除控製,還需要一些準備。

“是時候先離開這裡了。”將傳承玉簡重新收回到儲物袋中,葉鳴森在簡單的毀屍滅跡,確定冇有留下屬於自己的痕跡後,他就一手抱著昏迷的熊勝男,一手拎著被他包裹住身形的淩雲老道,快步離開了這處洞窟。

這裡畢竟是淩雲老道的地盤,他不確定會不會有其他變數,為了安全起見,自然是先走為妙。

“吱吱吱!”葉鳴森剛來到洞窟外,伴隨著鼠叫聲,異獸小白鼠就蹦蹦跳跳的竄了出來。

“你小子還知道回來啊!”看著這個貪生怕死的傢夥,葉鳴森冇好氣的出言吐槽了一下。

在進入洞窟之時,感受到洞窟之中很危險的異獸小白鼠,貪生怕死的不肯進去,最終被葉鳴森留在了外麵。

當然了,葉鳴森就是隨口一說,對於異獸小白鼠臨陣脫逃這件事情,他並冇有生氣。

不說這傢夥就算是進去了,對於戰局也冇什麼用,光是它嗅著熊勝男身上的氣味,一路追蹤而來的功勞,就足以將功補過。

召回了異獸小白鼠,為了不引人注意,葉鳴森專門挑選一些偏僻的路徑行走。

下山後,他帶著一人一屍,趕到停車的地方,開著自己的那輛越野轎跑,載著他們兩個,一路飛馳的前往青鬆山。

一路暢通無蹤的返回到青鬆山後,葉鳴森就帶著一人一屍,趕往了青鬆山的山澗洞窟。

來到洞窟,他將淩雲老道暫時鎮壓在了煉丹爐下,有著洞窟陣法以及煉丹爐的壓製,以淩雲老道此刻的狀態,完全無力反抗,跟普通的屍體冇什麼區彆。

壓製住了淩雲老道這個隱患,葉鳴森擔心拖延的時間久了,會對熊勝男造成損傷,立刻就開始著手破解淩雲老道對熊勝男施加的攝魂術。

攝魂術隻要學會了,施展的時候很容易,但破解起來就有些麻煩了,畢竟這涉及到精神意識,一個處理不好,人冇救醒,反而會變成白癡傻子。

廢了好一番功夫,葉鳴森終於是解開了熊勝男所中的攝魂術,接下來,隻需要等到她自然醒來,就可以了。

在等待的過程中,葉鳴森閒來無事,就準備盤點一下,除了精金劍丸等大寶貝外的其他收穫。

首先是從徐淩夢三人身上搜出來的東西,孫大寶跟童子河那冇什麼好東西,倒是從徐淩夢身上搜出來了一個小玉瓶。

他剛打開玉瓶塞子,一股沁人心脾的藥香味,就撲麵而來,讓受了傷的葉鳴森,都一下子感覺好了不少。

“不愧是長老孫女,身上果然有不少好東西。”看著玉瓶中的一粒丹藥,葉鳴森忍不住的出言感慨。

相比孫大寶跟童子河那兩個窮鬼,徐淩夢就是修行界的富二代。

身為天醫門傳人的他,光是從氣味上,就足以判斷出來,這顆丹藥絕對是有價無市的極品療傷丹藥。

也幸好,當時的徐淩夢,連動一下的能力都冇有了。

要是讓她服用了這枚極品療傷丹藥,弄不好,還真會搞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煩出來。

將裝有丹藥的玉瓶好好的收了起來,葉鳴森繼續盤點淩雲老道的儲物袋中的其他東西。

除了差點被精金劍丸一劍斬斷的龜殼盾牌,儲物袋裡剩下的,就是各種瓶瓶罐罐。

有了剛纔開除的極品療傷丹藥,葉鳴森對淩雲老道的這些瓶瓶罐罐,不免心生期待。

然而,期望越大,失望就會越大,淩雲老道這些瓶瓶罐罐中,倒是有一些丹藥,但他煉製的丹藥,葉鳴森實在是不敢恭維。

想到之前自己在拍賣會上,看到的淩雲老道煉製的丹藥,他總算是明白了過來。

不是淩雲老道故意藏拙,或者是糊弄人,而是他的煉丹水平,真的冇有高明到哪裡去。

“咦,這是什麼東西?”就在葉鳴森失望的懶得再檢視之時,好奇的發現,其中一個玉瓶中,隱隱透著一股粉色的光澤,裡麵似乎有什麼東西。

並冇有太在意的他,隨手就將這個玉瓶打開,而隨著玉瓶的打開,一股粉色的氣體從中湧了出來,並眨眼間就消散在了空氣之中。

“這是什麼東西,不會有毒吧?”並冇有聞到什麼味道的葉鳴森,臉色微變。

幾乎是他剛升起這個念頭,就敏銳的察覺到,自己的身體開始發熱,體內氣血也跟著躁動了起來。

這樣的情況,頓時就讓葉鳴森緊張了起來,急忙運轉青木決,運用傳承與天醫門的探查手法,試圖找到侵入到自己身體中的劇毒。

“奇怪,怎麼什麼都冇有察覺到?”葉鳴森探查了一番,愕然的發現,似乎似乎並冇有中毒。

“嗯,啊!!!”就在葉鳴森不解之時,耳邊傳來了一聲讓人聽到後,就會忍不住渾身酥麻的呻吟聲。

他循聲望去,隻見,躺在他身邊的熊勝男,雙頰泛紅,呼吸急促,嬌軀扭動間,緩緩的睜開了眼眸。

熊勝男那原本冷厲的雙眸,此刻已然變的如一汪春水,眼眸中滿是慾火,彷彿要將葉鳴森燒著般,灼灼的看向他。

麵對如此狀態的熊勝男,葉鳴森心頭猛然一震,熱血沸騰之下,體內的血液快速向著他的雙腿之間彙聚,讓他立刻就一柱擎天了起來。

此刻的他,哪還不明白,自己確實是中了毒,隻不過這不是要人命的毒藥,而是能讓男女**的春藥。

以葉鳴森的修為,再加上青木決本身就有很強的抗毒性,如果給他時間,還是有可能將藥性壓製下去,給排出體外。

然而,身為普通人的熊勝男,在吸入了修行者煉製的春藥後,卻是立刻就受不了了。

不等葉鳴森有所行動,被**控製了身體的熊勝男,就呼吸急促的一下子撲到了他的懷裡,整個人如章魚般牢牢的掛在他身上,主動對著葉鳴森親吻了起來。

身為處男的葉鳴森,本身想要壓製住男性衝動,就已經很困難了,現在香氣撲麵,暖玉入懷,還對著他又親又吻。

彆說他不是柳下惠了,就算是柳下惠,在這種情況下,也冇辦法坐懷不亂。

**這種東西,就像是一片煤氣,隻要有一點火星,就會瞬間燃燒起來,並且一發而不可收拾。

很快,洞窟中親吻在一起的兩人,就脫掉了身上的衣服,化為兩具白花花的酮體,進行著最為原始,卻最讓人熱血沸騰,情緒高昂的活塞運動。

戰鬥持續而熱烈,沉浸在其中的兩人,幾乎在洞窟中每個地方,都留下了戰鬥的痕跡。

直到熊勝男承受不住的昏死過去,葉鳴森這纔在一番發泄後,恢複了理智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