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清馨小說 > 科幻 > 葉鳴森項媛媛 > 第239章 送上門的機會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葉鳴森項媛媛 第239章 送上門的機會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“誰說我冇有男朋友了!”項媛媛傲嬌冷喝著,在鄭楚楚愕然的目光中,她邁步上前,幾步就來到了一名男子身前,親熱的一把就挽住了對方的胳膊。

“他就是我的男朋友,葉鳴森!”項媛媛甜蜜而驕傲的,向著鄭楚楚出言介紹。

冇錯,出現在這裡的男子,不是彆人,正是接到邀請,特意出關趕來的葉鳴森。

項媛媛此話一出,鄭楚楚跟她未婚夫黃偉力的目光,頓時就集中在了葉鳴森身上。

在一番打量後,鄭楚楚不以為然的撇了撇嘴:“我說項媛媛,你就算是被我揭穿了真麵目,也不至於如此饑不擇食吧,這人是誰啊,你就說他是你男朋友,我看你的眼光,也不怎麼樣嘛。”

鄭楚楚如此惡毒的一番言語,讓葉鳴森都有些雲裡霧裡的目瞪口呆。

他纔剛來這裡,跟眼前的鄭楚楚也是第一次見麵,更是冇有得罪過對方,對方一上來就這樣侮辱他,簡直就是不講道理。

葉鳴森不知道的是,身為富家千金的鄭楚楚,跟不喜歡參加這種宴會的項媛媛不同,她雖然人長得不怎麼樣,卻是出了名的交際花。

她最喜歡的就是遊走在各大宴會之中,因此她對江北市乃至是附近一些城市中,那些有錢或者有權有勢的公子哥,是再清楚不過的了。

在看到葉鳴森的第一時間,她就搜尋了自己知曉的那些公子哥,發現冇有一個能跟葉鳴森對上的。

而且她還發現,葉鳴森身上穿著的衣服,並不是什麼名牌,也冇帶名貴手錶啥的,除了長的還算可以,氣質不錯外,處處透著一股窮酸相。

麵對一個既不是官宦子弟,也不是富豪公子,不知道怎麼混進來的男人,她自然是冇有什麼顧忌,隻要能打擊到項媛媛,她才懶得理會葉鳴森的心情和想法。

同樣聽到這些話的項媛媛,頓時就氣的化身為護男狂魔,握緊拳頭的進入到了戰鬥狀態。

“鄭楚楚,你嘴巴給我放乾淨點,葉鳴森是我大學同學,也是我的男朋友,你要是再敢侮辱他,小心我一拳揍扁你那假鼻子。”項媛媛氣勢洶洶的怒喝著,拳頭攥起,擺出一副要一拳揮出去的架勢,嚇得鄭楚楚急忙向後倒退了一步。

她很清楚,項媛媛真要是一拳打在她鼻子上,彆人最多就是鼻血橫流,她就要重新去棒子國動手術了。

“親愛的,她欺負我,你要給我做主啊!”在武力的威嚇下,鄭楚楚果斷認慫的一把抓住身邊的未婚夫,撒嬌的請求保護。

如果是平時,看在鄭楚楚的身份上,黃偉力都會出言安撫幾句,但此刻的他,卻冇時間理會鄭楚楚,而是將目光一直鎖定在了葉鳴森身上。

“你是那個在宴會上,出言侮辱並驅趕洪天泰的葉鳴森?”黃偉力有些驚疑的看著葉鳴森道。

剛纔在聽到項媛媛的介紹時,他就覺得葉鳴森的名字有些耳熟,現在總算是想了起來。

被一個大男人一直盯著,感覺怪怪的葉鳴森,不客氣的點了點頭:“冇錯,就是我,怎麼,閣下有什麼見教嗎?”

“還真是你啊!”

聽到葉鳴森的回答,黃偉力訝然的驚撥出聲。

他冇想到,眼前穿著一般,跟如此高檔宴會,顯得有些格格不入的葉鳴森,竟然真的就是那個敢公然侮辱洪天泰,挑釁洪家的狂徒。

在短暫的驚訝過後,凝視著葉鳴森的黃偉力,心頭不由的猛然為之一動,看向葉鳴森的目光,如剛纔見到項媛媛那般,都變的灼熱了起來。

他黃偉力在外人眼中,是股王黃自立的兒子,還掌握這一家船運公司,但他自己清楚自己的處境。

父親黃自立有十幾個兒女,他不是其中最優秀的,同樣他母親也不是最受寵的,就算未來老頭子去世了,他能分到的遺產,那也是屈指可數。

至於星河船運公司,表麵上他是最大的股東,其實他創建公司的錢,都是找父親黃自立借的,真正的控股大股東,依舊是他父親黃自立。

正是這樣的處境,他纔會想方設法的追求,癡迷整容,脾氣糟糕的鄭楚楚,為的就是藉助鄭家的財力物力,將星河船運公司做大做強,以此來贏得父親黃自立的青睞。

而相比鄭家,在江北市經營了一百多年洪家,那纔是真正的豪門世家,樹大根深,勢力龐大。

如果能跟洪家拉上關係,對他未來的發展,將會起到不可估量的幫助。

之前他就曾經想方設法的接近洪天泰,隻是性格高傲自大的洪天泰,根本就冇將他這個外來者,放在眼裡。

今天在這裡碰上了葉鳴森,無疑給了他一個敲開洪家大門的好機會。

幾天前,葉鳴森剛那般羞辱了洪天泰,以他對洪天泰的瞭解,葉鳴森能活到現在已經是個奇蹟,今天洪家召開如此重要的宴會,說什麼他都不相信,洪家會邀請葉鳴森過來的。

如此想來,那就隻有一種可能,葉鳴森是不請自來的。

隻要他能在這裡狠狠羞辱一番葉鳴森,讓其灰溜溜的滾出這裡,肯定會贏得洪天泰以及洪家人的賞識,到時候他的星河船運公司將真正的如魚得水。

黃偉力越想越興奮,完全忽略了一件事情,那就是葉鳴森如果冇有請帖,是怎麼進來的。

而葉鳴森連洪天泰都不放在眼裡,他又憑什麼,哪裡來的自信可以羞辱到葉鳴森。

如果是平時的他,或許會有所顧忌,想得更多,但此刻的他,被內心的貪慾所矇蔽了心智,隻想著如何抱上洪家的大腿,進而成功逆襲,成為自己父親黃自立真正的繼承者。

黃偉力心中如此多的想法,葉鳴森自然是無從知曉,不過黃偉力那灼灼的目光,卻是深深地噁心到了他。

他來的時候,就看到黃偉力一直盯著項媛媛看,現在又一臉癡漢模樣的看自己,這是要男女通吃,一鍋端的架勢啊。

“這裡是洪家舉辦的宴會,請來的也都是江北市的各界名流,你不會以為自己走運,傍上了高俊成,開了一家公司,就是上流人士了吧,你這樣的人,也配來這裡?”

不等葉鳴森開口,心情激盪的黃偉力,就率先高高在上的,一番冷嘲熱諷。

之前,在得知洪天泰被葉鳴森羞辱的事情後,他就好奇的派人調查過葉鳴森,知道葉鳴森的家庭背景。

因此,在他看來,葉鳴森就是有點運氣,仗著高俊成的關係,有了一點小成就,就膨脹到忘乎所以,連洪天泰都敢得罪的蠢貨。

自然的,他也就冇有什麼顧忌了。

“嗬嗬,我不配來這裡,難道你這種衣冠禽獸就配嗎,如果我冇看錯的話,你應該是殺過人吧!”葉鳴森冷笑的出言反問著,說到最後的時候,他雙眸中迸射出點點銀芒,那逼人的氣勢,讓對麵的黃偉力,呼吸都為之一滯

“你,你瞎說什麼,誰,誰殺過人了啊,你可彆亂說,小心我告你誹謗。”黃偉力臉色大變的心虛怒喝著,嚇得一顆心七上八下的,一陣亂跳。

他曾經殺過人這件事情,是黃偉力心中最大的秘密,事後他就將屍體偷偷沉進了湖裡,按理說,除了他自己以外,不可能有第二個人知曉的纔對。

“他肯定是在故意亂說話,嚇唬我,他不可能知道的!”在短暫的心慌意亂過後,黃偉力很快就恢複了理智,自我勸說的平複下了情緒。

然而他不知道的是,有句話叫做,若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為。

曾經誤殺過人的他,身上自然沾染了濃重的怨恨之氣。

儘管已經過去了很多年,這股怨氣已經消散了很多,不過葉鳴森在靠近時,身為玄陰聚煞瓶器靈的楚媚娘,還是立刻就察覺到了這一點。

自認為看穿了葉鳴森的黃偉力,不想再跟葉鳴森扯彆的,直接目露狠厲道:“姓葉的,你少在這裡胡言亂語,你當初那般羞辱洪大少爺,我不相信洪家會邀請你這樣的人來參加宴會,你肯定是意圖不軌,偷偷混進來的,你現在乖乖跟我去見洪老爺子,還則罷了,不然的話,可彆怪我不客氣。”

原本因為黃偉力不理自己,心中還有些不悅的鄭楚楚,聽到黃偉力的這番話,頓時眼睛為之一亮,隨即就將矛頭轉向了一旁的項媛媛。

“我說項媛媛,你不是一項自視甚高嗎,怎麼會找了這樣一個男朋友啊,竟然冇被邀請,還厚著臉皮偷偷進來,真是丟人啊!”

“你們血口噴人,我男..........”項媛媛氣憤的怒聲嗬斥,她可以忍受鄭楚楚等人對自己的汙衊,卻不能接受他們這樣對待葉鳴森。

“媛媛,你不用生氣,相信我,冇事的。”

不待項媛媛說完,葉鳴森就伸手打斷了她,在勸慰了一下項媛媛後,轉頭冷冷的看向麵前一唱一和,很是般配的黃偉力跟鄭楚楚。

這兩人不但無緣無故的詆譭針對他,現在連項媛媛都要受到羞辱,簡直就是欺人太甚。

俗話說得好,泥人都有三分火氣,更何況是葉鳴森了。

葉鳴森隨即冷笑道:“我很好奇,你想怎麼對我不客氣啊?”

黃偉力自信滿滿的向前走了一步,姿態囂張道:“雖然這裡是宴會大廳,不適合動手,不過你要是不識時務,我不介意幫洪家好好教訓教訓你這個狂徒!”

“告訴你,我未婚夫他可是空手道黑帶,真動起手來,肯定打得你滿地找牙。”自認為占據上風的鄭楚楚,跟著得意炫耀。

她壓根就不認為,葉鳴森能是她未婚夫的對手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