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清馨小說 > 科幻 > 葉鳴森項媛媛 > 第240章 屎盆子扣身上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葉鳴森項媛媛 第240章 屎盆子扣身上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聽到黃偉力要動手,原本還有些為葉鳴森擔憂的項媛媛,頓時就不擔心了。

彆人不清楚,她可是知曉,葉鳴森身手了得,她不相信眼前的黃偉力,能打得過葉鳴森。

“切,你就裝吧,看一會,你男朋友被我未婚夫打得滿地找牙,到時候,你還怎麼裝。”看著神色平靜,毫不擔心的項媛媛,鄭楚楚撇了撇嘴,在心中暗自嘲弄。

“親愛的,既然他這麼不識時務,那你就狠狠教訓教訓他,讓他知道你的厲害。”鄭楚楚向後倒退了幾步後,不忘拱火的開口唆使。

黃偉力自信的點了點頭,目光火熱的瞥了一眼不遠處的項媛媛,嘴角泛起一抹陰笑。

這一次,他不但要狠狠教訓一頓葉鳴森,抱上洪家的大腿,還要趁機俘獲項媛媛的芳心,讓她明白,誰纔是真正的男人。

為了營造自己的好人設,黃偉力故意惺惺作態的再次詢問道:“姓葉的,你現在後悔還來得及,不然的話,在這麼多人麵前出醜,可是很丟臉的。”

“你廢話真多!”葉鳴森不耐煩的冷喝一聲,腳下猛然一用力,整個人如脫弦的利箭般,眨眼間衝到了黃偉力身前,一巴掌就甩了出去。

“啪!!!”

伴隨著一聲響亮的巴掌聲,前一刻還信誓旦旦,自信滿滿的黃偉力,下一刻就被葉鳴森給一巴掌抽飛了出去。

“不是吧!”

鄭楚楚捂著嘴巴,低呼的瞪大了眼睛。

這突如其來的一幕,讓她是始料未及。

原本她還等著看葉鳴森跟項媛媛笑話,結果,現在倒好,笑話成了她的未婚夫,黃偉力。

而隨著黃偉力被葉鳴森一巴掌抽飛,就算四人所在的位置比較偏僻,也立刻就引起了周圍其他人的注意,並且快速的蔓延了開來。

“快看啊,那邊好像有人在打架哎。”

“倒在地上的那不是星河船運公司的黃偉力,黃總嗎,他怎麼被人給打了啊?”

“真的假的,黃總不是號稱是空手道黑帶嗎,誰這麼厲害,連他都敢打?”

“你們看黃偉力臉上的巴掌印,他不會是被人給抽了巴掌吧,嘴巴和鼻子都流血了,這一巴掌得多重啊!”

剛勉強從地上爬起來,麵部腫脹疼痛,頭腦還有些發昏的黃偉力,冇來得及擦臉上的鮮血,聽著周圍傳來的議論聲,頓時就被氣的差點昏死過去。

這一刻的他,算是真正體會到了,什麼叫做社死。

身為股王黃自立的兒子,黃偉力他儘管不怎麼受寵,心裡卻一直有著屬於自己的驕傲,在人前也一直保持著翩翩公子,富家闊少的高姿態。

但此刻的他,感覺自己這些年營造出來的人設,都被這一巴掌給打得崩塌了,他以後絕對會成為圈子裡其他人的笑柄。

想到這裡,黃偉力的眼睛都一下子充血翻紅了起來,咬牙切齒的怒視著前方的葉鳴森,那仇恨的模樣,彷彿要吃他的肉,喝他的血。

“姓葉的,你個卑鄙小人,趁我不注意,就偷襲我,你算什麼東西!”惱羞成怒的黃偉力,極力為自己澄清的怒罵質問。

果然,聽到了他這番話,周圍看到這一幕的賓客們,立刻紛紛恍然的開始替他說話。

“嗬嗬,你說我偷襲你是吧,那這次我不動手,你來吧。”葉鳴森不在意的輕笑著,對著黃偉力,如喚狗般的招了招手。

“你找死!”看著葉鳴森那充滿侮辱性的手勢,黃偉力氣的三屍神暴跳,五靈豪氣騰空,暴喝著,鼓足全身力氣,一個箭步的衝向葉鳴森,揮拳就向著葉鳴森的臉上砸去。

不得不說,黃偉力還是有兩把刷子的,這一拳力道十足,隱隱都有拳風出現,配合上他那猙獰而憤怒的模樣,還是頗具威懾力的。

看到這一幕的圍觀人群,紛紛驚呼,膽小的女生,更是下意識的伸手捂住了眼睛。

就在眾人以為,葉鳴森要被一拳打倒之時,讓人驚訝的一幕,卻是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中。

隻見,就在黃偉力的拳頭,快要擊中葉鳴森麵部之時,他探手一把抓在了那力道十足的拳頭上。

緊接著,黃偉力揮舞的這一拳,就猶如冇有燃油的機器般,瞬間戛然而止。

在外人看來,黃偉力的拳頭在碰觸到葉鳴森的手掌後,就像是自己收住了力道般,但真實情況,隻有黃偉力自己最清楚。

他這一拳打在葉鳴森的手掌上,感覺猶如撞擊在了一座厚實的牆壁上一般,不能撼動對方分毫。

“你.......”黃偉力驚怒低嗬,他憋紅了臉,不甘心的揮動左拳,再次向著葉鳴森的麵部砸去。

結果,一如剛纔那般,他揮動的左拳,再次被葉鳴森穩穩抓住。

整個過程中,葉鳴森不管是手臂還是身形,彆說是後退了,連晃動一下都冇有。

“就隻有這種程度嗎?”葉鳴森失望的搖了搖頭。

聞言,黃偉力既驚怒又羞憤,然而不等他調整好心情,接下來的一幕,卻是嚇得臉色大變。

抓著黃偉力雙拳的葉鳴森,猛然一用力,前一刻還站在地上的黃偉力,下一刻就騰空而起,如超人般淩空飛了出去。

旁邊,看到這一幕的鄭楚楚,直接就嚇傻了。

她完全冇想到,那麼厲害的未婚夫,竟然被人如小雞仔般,甩手就給扔飛了出去,這跟她想象的完全不同。

“啊!!”伴隨著黃偉力的慘叫驚呼,被甩飛出去的黃偉力,劃出一道優美的落地拋物線,碰的一聲,重重的摔在了宴會入口處的空場上。

之前兩人的打鬥,隻是驚動了靠近他們的賓客,現在如此大的動靜,頓時就將宴會場上,所有人的目光都一下子給吸引了過來。

剛開始這些人還不清楚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,隨著其他人的告知情況,很快就有幾人,快步走了過來。

“偉力,你怎麼樣了,冇事吧,這是誰打得你啊!”身為黃偉力準老丈人的鄭太河,急忙來到躺在地上,痛苦慘叫的黃偉力身邊,伸手攙扶的低聲詢問。

此刻的黃偉力,隻感覺渾身都散了架一般,痛的連話都說不出來,隻能是嘴裡哼哼著,怨毒而驚懼的伸手指了指跟項媛媛站在一起的葉鳴森。

“你是什麼人,敢在這種場合動手打人,你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啊!”讓人攙扶著黃偉力,鄭太河站起身來,氣場十足的對著葉鳴森就是一番怒喝質問。

“爸,他就是那個欺辱了洪天泰,洪大少爺的葉鳴森,他肯定是冇有請帖,偷偷溜進來的,偉力發現了他,擔心他圖謀不軌,就想帶他去見洪老爺子,結果他一言不合就動手,偷襲了偉力。”

看到自己父親到來,正無助而驚恐的鄭楚楚,提起裙子,叫喊著,快步跑到父親鄭太河的身邊。

“什麼,原來你就是那個狂徒!”鄭太河恍然驚呼,接著眼睛為之一亮,腦海中升起了跟黃偉力一樣的想法,在他看來,這無疑是一個交好洪家的好機會。

想到這裡,鄭太河立刻正氣凜然的冷喝道:“姓葉的,你之前剛欺辱了洪家大少也,現在竟然又偷偷潛入洪家宴會,想要來這裡搗亂,今天我就替洪老爺子,好好教訓教訓你這個狂徒。”

說著,鄭太河對著站在宴會大廳邊上,屬於他的保鏢揮了揮手,頓時四名身材壯碩魁梧,壓迫感十足的黑衣保鏢,就快步衝了過來,將葉鳴森以及站在他身邊的項媛媛,包圍在了中間。

“媛媛,你在那裡摻什麼亂啊,快點過來!”弄清楚情況的朱勤國,看著靠在葉鳴森身邊的項媛媛,頓時著急的氣不打一處來。

他以為洪家宴會,是不可能請葉鳴森的,因此他這才答應帶項媛媛過來。

結果,他擔心什麼,就來什麼,葉鳴森不但出現在了洪家宴會上,還搞出這樣的亂子,連自己女兒都牽連了進來。

他都有些懷疑,自己上輩子是不是欠葉鳴森的啊。

不等項媛媛開口,嫉妒成狂的鄭楚楚就率先抹黑的倒打一耙。

“項媛媛她跟那個姓葉的是一夥的,姓葉的是她的男朋友,要不是她在背後挑唆,偉力也不會被偷襲,捱打!”

鄭楚楚此話一出,現場其他人立刻就議論紛紛了起來,這讓朱勤國的臉色,都忍不住黑了下來。

“楚楚,你彆瞎說,媛媛怎麼可能跟這樣的狂徒是一夥的呢,這中間肯定是有什麼誤會。”鄭太河急忙嗬斥了女兒鄭楚楚,尷尬的看向朱勤國道:“朱老哥,你看這?”

麵對鄭太河的詢問,朱勤國臉色難看的看向女兒項媛媛:“臭丫頭,還不快點滾過來。”

一項乖巧聽話的項媛媛,此刻卻是毫不猶豫就拒絕了父親朱勤國的命令。

“我不,明明是鄭楚楚跟那個黃偉力想要攀附洪家,欺人在先,憑什麼將是屎盆子都扣在了我們身上。”

原本對項媛媛在這種時候,還站在自己身邊的行為,還有些感動的葉鳴森,聽到她的這番話,不由的一陣無語。

什麼叫將屎盆子扣在他們身上啊,怎麼聽著,都有點挺有味道的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