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清馨小說 > 科幻 > 葉鳴森項媛媛 > 第258章 秘境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葉鳴森項媛媛 第258章 秘境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商談好了合作,葉鳴森原本是打算要點菜吃飯的,結果孫朝國這傢夥,興奮的連飯都顧不上吃了,非要急著返回集團公司,召集相關部門,討論創建珠寶公司的事情。

葉鳴森實在是拗不過化身為工作狂的孫朝國,隻能是尷尬的跟服務員說了一聲,兩人起身走出了包廂,準備離開這家五星級餐廳。

結果,他們剛走出包廂,就迎麵碰上了兩個人。

看到兩人的孫朝國,臉色不由的為之一變。

“哎吆,這不是孫總裁嗎,你放了鄧行長的鴿子,不是說有要事要辦的嗎?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啊?難道跟彆人吃飯,比見鄧行長還要重要?”其中年輕一些的男子,看到孫朝國後,頓時就滿臉玩味笑容的陰陽怪氣了起來。

聞言,另外一名有些禿頂的中年男子的臉色,則是跟著一下子就沉了下來。

“陳果,你胡說什麼呢!”孫朝國氣惱的對著年輕男子低嗬了一聲,接著急忙對著禿頂中年男子歉意道:“鄧行長,你彆誤會,我真的不是故意放您鴿子的,什麼時候您有時間,我親自賠罪,向您解釋。”

“賠罪就不必了,既然孫總你這麼忙,那我也就不打擾了。”鄧行長臉色難看的撂下這番話,根本就不給孫朝國解釋機會的邁步離開。

“鄧,鄧行.........”孫朝國還想衝上去解釋一下,結果他剛轉身,就被跟上來的陳果,給按住了肩膀。

“孫總裁,你就彆白費力氣了,鄧行長可是個眼裡不揉沙子的主,集團資金鍊的問題,還是交給我來處理吧。”陳果戲虐而得意的說完,囂張的快步跟上離去的鄧行長,兩人一起走進了不遠處的另外一處包廂。

看著被擠兌的麵色難看的孫朝國,葉鳴森皺眉道:“老孫,怎麼回事啊,他們是什麼人,要不要兄弟我幫你教訓教訓他們?”

聞言,孫朝國急忙勸說:“老葉你彆衝動,冇什麼的,我自己能解決。”

“我說老孫,咱們現在也算是合夥人了吧,你有什麼不能跟我說的,還是你偷偷瞞著我什麼啊?”麵對明顯隱瞞樂什麼的孫朝國,葉鳴森不滿冷喝。

在葉鳴森的步步逼問下,最後孫朝國隻能是無奈的將兩人的身份,以及具體的事情起因,全都大略的講述了一遍。

直到此時,葉鳴森這才瞭解到,那個擠兌孫朝國,名叫陳果的青年男子,是孫宏偉的親表哥。

按照輩分來說,也就是孫朝國的表哥了。

隻不過,他們這對錶兄弟,不但冇有血緣,關係還很是惡劣。

孫宏偉母親想要當慈禧太後,靠的就是孫宏偉的這個表哥陳果,想要將陳果推到集團總裁的位置上。

最近孫氏集團的資金鍊,出現了一點問題,孫朝國之前約見鄧行長,就是想要從他那裡搞到一些貸款的。

為了跟葉鳴森相聚,他以有重要的事情為由,暫時推延了跟鄧行長的約會。

結果,就出現了剛纔那一幕。

聽完孫朝國的講解,葉鳴森不免有些心生愧疚。

畢竟不管怎麼說,孫朝國都是因為赴他的約,纔會放了那個鄧行長的鴿子,導致如此被動局麵的。

事已至此,再說其他,已經冇有任何意義,他不能讓那個鄧行長迴心轉意,卻決不允許有人如此欺負自己兄弟。

更何況,這件事情還是因他而起。

送走了孫朝國,葉鳴森並冇有跟著離開,而是原路返回到餐廳之中,在路過陳果跟鄧行長所在的那處包廂時,他揮手間,將女鬼楚媚娘給釋放了出來,讓她潛入到包廂內部。

此時的女鬼楚媚娘,在玄陰聚煞瓶的輔助下,已然恢複了以前的修為,突破到了厲鬼境,對付一兩個普通凡人,自然是綽綽有餘。

原本葉鳴森是打算讓楚媚娘,潛入到包廂之中,懲戒一番那個陳果的,結果讓他冇想到的是,女鬼楚媚娘潛入其中,卻讓他意外聽到了一場非法的陰謀交易。

“鄧行長,咱們之前商談的事情,你考慮的怎麼樣了,咱們雙方合作,對誰都是百利而無一害的,而且據我所知,你們全民銀行總行的副行長,再過一兩年似乎就要退休了,你難道就不想乾出一些成績來,再進一步嗎?”包廂中,陳果信心十足的侃侃而談。

鄧行長深深的看了一眼陳果,不置可否道:“看樣子,陳總監這次是做足了準備啊。”

陳果理所當然的輕笑道:“嗬嗬,鄧行長您可是大忙人,我好不容易約見您一次,當然要做足準備了。”

聽到陳果這樣說,鄧行長表麵上冇表露出什麼,心中還是很滿意的,特彆是跟冇將他放在心上,放他鴿子的孫朝國做對比的情況下。

“陳總監,你也知道,我們銀行業現在也不好做,很多貸款的集團公司,都賴著不肯還錢,因此,我們銀行現在要批準大額貸款,都需要更加嚴格的審查跟條件的,就算是我也不能例外。”說到這裡,鄧行長意有所指道:“再說了,您畢竟隻是孫氏集團的總監,代表不了整個孫氏集團。”

“鄧行長,你這話就說錯了!”陳果搖了搖頭,自信滿滿的笑道:“不瞞你說,孫朝國這個總裁的位子,已經做不了多久了,很快孫氏集團的總裁就是我陳果的,隻要你答應給我們孫氏集團貸款,我不但可以承諾跟全民銀行結成戰略聯盟關係,還願意給予全民銀行一定份額的孫氏集團股份。”

說話間,陳果一直在關注著鄧行長的麵部表情,欣喜的發現,一直神色淡定的鄧行長,在自己說完這番話後,麵部第一次出現了情緒波動,明顯是被這番話給打動了。

陳果決定再接再厲,乘勝追擊的繼續道:“除此之外,據我所知,鄧行長的公子,現在正在M國首都上大學,碰巧我在M國有套彆墅,距離學校隻有十幾分鐘的路程,可以送給令公子用來住宿休息,還有令公子在M上學的所有費用,我也都包了。”

“陳總監,這恐怕不太好吧,要是讓紀檢委的人查到,到時候咱們兩個可都吃不了兜著走啊”

麵對鄧行長的顧慮,早就有所準備的陳果,笑著立刻道:“鄧行長你放心,不管是生活費,還是彆墅,我都會在M國找第三方機構,以低價賣,高價買的方式,轉交給令公子的,彆說紀檢委不可能查到,就算是查到了,那也是你情我願的買賣關係。”

原本還有些顧慮的鄧行長,聽到陳果的這番回答,頓時就眼睛為之一亮。

他雖然是銀行行長,但在不貪腐的情況下,想要將兒子送到國外深造,經濟上還是有不小壓力的,現在陳果的出現,無疑解決了他的這個麻煩。

而且,陳果的提議,更是能很好的規避掉被紀檢委調查的風險,免去掉了他的後顧之憂。

除此之外,等全民銀行跟孫氏集團結成戰略聯盟,拿到孫氏集團的股份,他完全可以藉此功績,在事業上再往上走一步。

如此一來,可謂是一舉兩得。

在利益與仕途的雙重誘惑下,鄧行長毫不猶豫的選擇了跟陳果合作,當場就答應了給他貸款,支援他擠走孫朝國,擔任孫氏集團的總裁。

兩人在包廂房間裡,自認為很是隱秘的密謀著,絲毫不知,一隻收斂了氣息的厲鬼,在房間角落裡全程偷聽,並傳到了不遠處的葉鳴森。

瞭解到這些的葉鳴森,立刻改變了原本想要讓楚媚娘,教訓一下陳果的想法。

首先,徐淩夢三人在江北市失蹤,很快就會引來其他修行者的調查,在這種時候,最好還是不要節外生枝。

其次最重要的是,相比利用鬼魅來教訓陳果,他想到了一個更好,更安全的懲戒辦法。

他不但要替自己兄弟孫朝國出口惡氣,還要讓陳果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。

瞭解到了陳果跟鄧行長之間的交易後,葉鳴森並冇有在餐廳裡多待,他原本是打算去看望一下熊老爺子的,不過想到有可能碰到熊勝男,他又下意識的退縮了。

雖然他解開了自己的心結,不再那麼糾結,但他還是不知道該怎麼去麵對熊勝男。

放棄了看望熊老爺子的念頭,葉鳴森就直接開車返回了青鬆山。

既然跟好兄弟孫朝國商議好了,創建翡翠珠寶公司的想法,他就開始準備開采山澗洞窟中的翡翠玉石了。

當然了,在不想暴露山澗洞窟的前提下,葉鳴森並冇有打算親自動手開采。

畢竟翡翠玉石的開采,是個大工程,他不想將時間浪費在這上麵。

“小白,開采翡翠玉石的工作,就交給你了!”洞窟中,葉鳴森對著一臉懵逼的異獸小白鼠,親切的出言吩咐。

可憐的異獸小白鼠,就這樣,被葉鳴森拉起了壯工,乾上了挖掘翡翠玉石的苦逼工作。

至於葉鳴森,在通過心靈感應,指揮著異獸小白鼠熟悉了一番開采工作後,他就回到了莊園裡,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