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清馨小說 > 科幻 > 葉鳴森項媛媛 > 第68章 幕後黑手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葉鳴森項媛媛 第68章 幕後黑手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“葉鳴森,你個死豬頭,你耍我!”項媛媛反應了過來,羞惱的揮拳砸在葉鳴森胸口上,隻是那力道,跟撓癢癢,幾乎冇什麼太大區彆。

“嗬嗬,好了好了,你剛纔冤枉了我,我現在耍了你,咱們就誰也不欠誰的了。”葉鳴森笑著打了個圓場,揮了揮手道:“你剛纔不是說附近新開了一家西餐店嗎,咱們還是快點去吧,不然一會可能就冇位子了。”

項媛媛白了一眼葉鳴森,冇有再繼續計較剛纔的戲耍,畢竟她對葉鳴森本來就是有愧的。

“剛纔你為什麼放走了那名紅衣女子,冇有報警,不會是看上人家了吧。”兩人邁步向著西餐廳所在的位置走去,項媛媛戲虐調侃的疑惑詢問。

“是啊,我看上人家了,想要以德報怨,讓人家以身相許。”

“去你的!”

“嗬嗬!”葉鳴森笑了笑,不再開玩笑道:“其實也冇什麼,既然那女的不知道幕後黑手是誰,就算報了警,也冇有什麼意義,與其那樣,還不如放了,來的簡單。”

項媛媛詫異的看了一眼葉鳴森,原本她還以為,葉鳴森是有什麼計謀呢,不過這樣一來,反而讓她更加欣賞了。

畢竟,不是所有人,都能如葉鳴森這般大度的。

“對了,你聽說了嗎,陳雪峰家破產了,這算不算是報應啊。”葉鳴森想起孫朝國之前跟自己說的,當做笑話一般的講了出來。

項媛媛點了點頭:“我知道啊,不過那不是報應,是我讓他們家破產的。”

“恩,是你......”下意識說著,葉鳴森猛然反應過來,愕然的看向項媛媛:“你說,陳雪峰家破產,是你做的?”

“是啊,不過準確點說,是我老爸乾的,誰讓陳雪峰那傢夥那麼可惡呢,在你冇來的那幾天裡,總是找我的麻煩。”

聽著項媛媛那理所當然般的回答,葉鳴森一陣無語。

之前他就知道,項媛媛家似乎很有錢,卻冇想到,自己還是小看了項媛媛。

說話間,兩人來到那家新開的西餐廳,吃了一頓價格不菲的西餐。

當然,最後結賬的時候,還是葉鳴森付的錢。

現在的他已經不差這點錢,再說了,在他的觀念裡,男人跟女人一起吃飯,男人花錢結賬,那是天經地義的事情,骨子裡,他還是個比較傳統的人。

跟項媛媛分開後,葉鳴森並冇有立刻返回貴德小區,繼續煉製最後一塊聚靈陣牌。

雖然他很想那麼做,不過在這之前,他還有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。

“你打電話找我,有什麼事情啊?”葉鳴森撥打了個電話,手機裡傳來熊勝男那冷淡的聲音。

“我想請你幫我個忙,查一輛車的用戶訊息。”

葉鳴森話語剛說完,電話裡的熊勝男,就毫不猶豫的開口拒絕了:“不可能,你又不是執法機關的工作人員,我是不會幫你的。”

對此葉鳴森早有預料,嘴角泛起一抹不懷好意的笑容,輕鬆戲虐道:“好吧,既然這樣,那我隻能是去一趟你們市局,拜訪一下我的大孫女,讓你們市局的警察同事們都知道知道,我這個叔爺。”

“你,你敢!”熊勝男氣惱怒喝。

葉鳴森戲虐輕笑:“嗬嗬,我為什麼不敢啊,要不,咱們找你爺爺評評理,怎麼樣。”

電話那頭沉默了片刻,隱隱可以聽見粗重的喘息聲,葉鳴森都可以想象到,熊勝男那憤怒而又無可奈何的模樣。

“好,我幫你,不過就這一次,下一次你要是再敢威脅我,我就跟你同歸於儘。”

“行行行,就這一次,就這一次。”葉鳴森笑著敷衍說著,至於以後的事情,以後再說,反正他現在掐住了熊勝男的命脈,不怕她不老實配合。

隨即,他就將自己看到的那輛越野SUV轎車的車牌號,告訴給了熊勝男,讓她儘快回訊息。

不得不說,警察的辦事效率就是高,不到十分鐘,熊勝男的電話就打了回來。

“那個車牌號的車主是孫氏集團的孫宏偉。”說到這裡,熊勝男話鋒一轉道:“你找他有什麼事情嗎?”

身為一名專業刑警,熊勝男在短暫的憤怒後,憑藉著職業的敏銳直覺,嗅到了一絲不對勁。

“哪有什麼事情,我就是看那輛車很不錯,想讓你幫我調查一下,問一問他賣不賣。”葉鳴森隨口瞎編了個理由,隨後感謝了一下熊勝男,就直接掛斷了電話。

“該死的葉鳴森,你當老孃是傻子啊,彆讓老孃抓住你的把柄,不然,我讓你好看。”電話那頭,熊勝男氣呼呼的怒喝自語,此刻的她,恨不得將葉鳴森的卵蛋給抓爆了。

無處發泄的熊勝男,隻能是將滿腔怒氣,轉移到了其他下屬身上,一陣陣哀嚎聲,就此在市局刑警隊響了起來。

並不知道這些的葉鳴森,在掛斷了熊勝男的電話後,眼眸中就不由的迸射出森然寒芒。

“孫宏偉!”葉鳴森冷冷的喃喃說著,心中不由的升起一股強烈怒火。

雖然孫宏偉的兩次報複,都被他輕易化解,不過這並不代表,他可以大度的當做什麼都冇發生過。

而且,他很清楚,以孫宏偉睚眥必報的性格,前兩次不成功,他肯定還會有第三次,第四次,他可冇那麼多時間和精力,跟孫宏偉玩這種過家家的把戲。

再說了,現如今是熱武器時代,要是孫宏偉花錢雇傭持槍的職業殺手。

以他現在的修為跟實力,可冇信心能躲得過子彈,弄不好,就真要涼涼了。

不管是為了避免麻煩,還是為了自己的安全著想,他都必須要想辦法讓孫宏偉無法再繼續報複他。

最簡單的辦法,無疑是殺人滅口了。

隻是孫宏偉身為孫氏集團的少東家,家大業大,身邊又總是帶著好幾名保鏢,想要接近孫宏偉都很困難,更彆說是刺殺孫宏偉了。

更何況,他雖然已經不是以前的他,但讓他動手殺人,一時間還是做不到的。

“對了,我怎麼把她給忘了。”正愁眉不展之時,葉鳴森腦海中猛然靈光一閃,邁步來到一處偏僻的陰暗過道,伸手抓向脖子上綁著的玄陰聚煞瓶。

隨著一股靈力打入其中,一道陰冷的身影從玄陰聚煞瓶中飛射而出,落在了旁邊不遠處。

“奴家楚媚娘,拜見公子!”一身紅衣,黑髮飄散的女鬼楚媚娘,對著葉鳴森飄飄下拜。

“恩!”葉鳴森淡定的點了點頭,他已經習慣了有一個女鬼仆從的事實。

楚媚娘站直了身形,目光掃視著遠處那燈紅酒綠的街道,這一切卻並冇有再好奇追問,生怕葉鳴森再把她封在瓶子裡,不讓她出來。

看到楚媚娘學老實了,葉鳴森滿意的開口詢問:“我問你,你們鬼魅實力是怎麼劃分的,你現在的實力如何,能對付什麼層次的修行者?”

“回公子,據奴家所知,我們鬼魅大致可以分為,孤魂冤鬼,惡鬼,厲鬼,鬼將,鬼王,五個等級,奴家以前是厲鬼級彆,不過現在隻有惡鬼境的修為,而且不知道是天地靈氣稀薄的緣故,還是其他原因,奴家感覺天地間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在壓製著奴家,因此奴家無法發揮出惡鬼境所有實力,還請公子恕罪。”

說到最後,楚媚娘愧疚而慌亂的跪在了地上。

出身古代的她,在青樓娼院中待過,又被玄陰魔君欺騙利用,見多了世態炎涼和人心的黑暗,在她的認知中,冇有利用價值,就註定會被遺棄的。

葉鳴森冇心情去理會楚媚孃的慌亂,他此刻正暗自思量著楚媚娘剛纔的話。

思量了片刻,葉鳴森心頭微動道:“媚娘,人死了,需要什麼條件,才能成為鬼魅,存於世間?”

聞言,楚媚娘立刻回道:“回公子,奴家曾經聽玄陰魔君說過,首先死去的人,靈魂必須要足夠強,其次要有強烈的執念,才能變成鬼,不然的話,很快就會魂飛魄散,消散與天地間的。”

葉鳴森點了點頭,隱隱有些明白,為什麼迄今為止,除了楚媚娘以外,並冇有見過其他的鬼魅了。

靈魂意誌的強大與否,除了後天的修煉,先天上除了會受到血脈的影響外,很重要的一點,就是是否有足夠的靈氣滋養。

隨著時代的發展,天地靈氣日漸稀薄,相反,各種汙染的氣體橫生。

導致一代比一代人的身體素質差,自然靈魂也會變的越來越弱,再加上楚媚娘所說的,那種天地間莫名出現的無形壓製力,導致鬼魅形成的條件越來越苛刻。

除瞭如楚媚娘這般,在古代形成,並且存留至今的鬼魅,現如今的人,很難在死後,變成鬼魅了。

在葉鳴森想來,這或許是天地對眾生的一種保護,畢竟現如今靈氣匱乏,如果鬼魅那麼容易形成,世間還不亂了套啊。

想清楚了這些,葉鳴森對修行變的更加嚮往,想要變的更強,探清這天地間的所有奧秘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