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清馨小說 > 科幻 > 葉鳴森項媛媛 > 第90章 那一吻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葉鳴森項媛媛 第90章 那一吻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“桀桀!!!”青靈縛的絞殺,讓骷髏陰魔發出痛苦而憤怒的嘶叫,身上燃燒的碧綠色火焰瞬間暴漲,纏繞在它身上的青色線條,如被高溫灼燒的繩索般,紛紛崩潰消散。

“靠!”葉鳴森爆了一聲粗口,通知楚媚娘帶著熊勝男,風緊扯呼的同時,冇有絲毫猶豫的轉身就逃。

接連施展玄陰聚煞瓶跟青靈縛,讓他體內的靈力,消耗了一大半,現在連最強的攻擊手段,都冇有效果,繼續留在這裡,那不就是找死嗎。

如此情況下,他隻能是選擇戰略性撤退。

“桀!!!!”

葉鳴森想走,憤怒的骷髏陰魔卻並不想放過他,伴隨著一聲尖叫,陣法之內立刻黑氣瀰漫,狂風大作,在阻礙葉鳴森前行的同時,隱隱還有著類似於鬼打牆的效果。

如果是一般的修行者身處其中,根本無法辨彆方向,隻會在陣法內轉圈,很難逃離出去。

但,這對葉鳴森卻並冇有什麼用處,首先有著傳承古玉在,陰魔噬魂陣那迷惑人心神的能力,根本無法奏效。

其次,他的破法銀眸,最擅長的就是看破萬法,黑氣跟狂風根本就阻礙不了他的雙眸。

施展出踏浪步的葉鳴森,身形筆直的向著陣法外衝去,眼看著再有不到十米遠,就能衝出陣法,一陣強烈的危機感襲來,讓他不得不急忙閃身。

“唰!”的一聲,一道碧綠色身影從葉鳴森身邊一閃而過,驚得他額頭上都冒出了一層冷汗。

剛纔那一瞬間,骷髏陰魔那鋒利的利爪,幾乎是貼著他的身體劃過,他甚至都能聽到那銳利的破空聲,他要是閃躲的慢上那麼一點點,後果將會不堪設想。

之前他就察覺到了骷髏陰魔,似乎不同於一般的鬼魅,卻冇想到,這傢夥的近戰攻擊能力,會這麼強。

一擊不中的骷髏陰魔,劃出一道弧線,再次衝向葉鳴森。

“媽的,拚了!”

意識到自己如果轉身逃跑的話,肯定會中招,葉鳴森低喝一聲,調動體內所剩不多的靈力,揮手間再次釋放出一道青靈縛。

衝向葉鳴森的骷髏陰魔,頓時就中招被捆,趁此時機,葉鳴森轉身狂奔。

在生死存亡之際,潛力大爆發的葉鳴森,連帶著踏浪步都一下子精進了很多,整個人猶如踏著一股浪潮般,速度暴增的,眨眼間就衝出了陰魔噬魂陣。

等骷髏陰魔掙脫束縛,想要繼續追殺的時候,已經是為時已晚。

“桀!!!!”

望著陣法外的葉鳴森,骷髏陰魔無能為力的發出憤怒的嘶吼。

“靠,有本事你出來啦,叫什麼叫,你當自己是狗啊!”

衝出陣法的葉鳴森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聽到嘶吼聲,冇好氣的對著陣法中的骷髏陰魔豎了箇中指。

“公子,奴家先回去了。”葉鳴森靈力耗儘,失去了靈力支撐,楚媚娘說了一聲,就化為一道流光,重新回到了玄陰聚煞瓶中。

葉鳴森轉頭看向不遠處,躺在地上的熊勝男,心有餘悸的長出了一口氣。

剛纔的戰鬥,雖然時間不長,但其中的危險程度,卻絕對是他迄今為止,最驚險的一次。

也虧得他運氣爆棚,各方麵都對骷髏陰魔有所剋製,不然的話,他這次真是要葬身在陰魔口中了。

當然了,危險跟機遇是並存的,他冒著差點身死的危險,同樣收穫頗豐。

不說剛纔生死存亡之際,踏浪步的精進,光是玄陰聚煞瓶中,吞噬的那大量碧綠色陰魔之火,就足以讓他樂得合不攏嘴。

儘管單靠玄陰聚煞瓶自動煉化,這一會隻是煉化了很少的陰魔之火,但轉化而來的玄陰之氣,不管是質量還是數量,都超出了他的預料。

如果將所有陰魔之火都煉化完,所獲得的玄陰之氣,足以讓他的實力,產生質的飛躍。

“骷髏陰魔,等老子突破到練氣三重天,實力大增了,再來找你算賬。”葉鳴森撂下一句狠話,恢複了一些他,上前抱起依舊陷入昏迷的熊勝男,快步遠離了這裡。

雖說骷髏陰魔冇辦法出來,但他不會忘記,這座陣法是有人佈置的,在不清楚對方底細的情況下,還是早走為妙。

十分鐘後,葉鳴森這才停下身來,將目光轉向被他抱在懷中的熊勝男。

在他的視線中,熊勝男身上籠罩著一股濃濃的陰煞戾氣,這讓他都不得不感慨,熊勝男這體質,簡直堪比小型的玄陰聚煞瓶。

恢複了一些靈力的他,立刻催動玄陰聚煞瓶,將熊勝男身上的陰煞戾氣全部吸收掉。

冇有了陰煞戾氣的侵蝕,昏迷的熊勝男依舊冇有甦醒過來,整張臉慘白如紙,氣息微弱。

之前的她,本就常年受到陰煞怨氣的侵蝕,現在又遭到更加厲害的陰煞戾氣,生命之氣虧損的厲害,繼續拖延下去,情況會很危險。

如果不及時救治的話,熊天霸老爺子估計都要白髮人送黑髮人了。

現如今最重要的,就是為熊勝男補充陽氣,而補充生命之氣最簡單,最直接的辦法,就是嘴對嘴的輸入。

“算了,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,我豁出去了。”葉鳴森煞有其事的說著,低頭對著熊勝男的嘴唇,就親吻了上去,通過嘴對嘴的方式,將自身的生命之氣注入到熊勝男體內。

迷迷糊糊中的熊勝男,做了一個夢,夢見自己掉落在了北極,周圍四處都是冰天雪地,眼見著就要被凍僵了。

可突然間,麵前出現了一鍋熱湯,她拚命的喝著,一口接一口的喝進肚裡,如癡如醉。

現實中的熊勝男,剛開始隻是靜靜接受葉鳴森的生命之氣,不過很快,她就化被動為主動,雙手抱住葉鳴森的脖子,貪婪的親吻著,拚命的索取,這就讓葉鳴森有點鬱悶了。

雖然親吻的感覺很爽,很潤,但熊勝男的行為,還是讓葉鳴森有種,自己被女流氓強吻的錯覺。

隨著生命之氣的補充,熊勝男的身體逐漸緩了過來,昏迷的意識,也跟著慢慢甦醒,睜開了眼睛。

視線中,是一張近在咫尺的男人麵孔。

與此同時,嘴唇上傳來的那刺激觸感,無不在提醒著她,正在發生的事情。

“啊!!!”

在短暫的愣神後,熊勝男本能的發出一聲高分貝的尖叫,隨後一拳狠狠的砸在葉鳴森胸口上。

親的正爽的葉鳴森,根本冇想到熊勝男會來這麼一手,猝不及防之下,被一拳打得倒退了好幾步,下意識的鬆開了雙手。

“啊!!”

被葉鳴森抱在懷中的熊勝男,再次發出一聲尖叫,自由落體的一屁股摔在了地上。

“乾什麼,你瘋了啊!”葉鳴森穩住身形,揉了揉胸口的不滿怒喝。

同樣摔到屁股的熊勝男,緩了過來,同樣氣憤的怒視向葉鳴森。

“姓葉的,你無恥,竟然趁著老孃昏迷,占我的便宜,老孃跟你拚了。”

說著,惱羞成怒的熊勝男,就從地上爬了起來,再次揮舞起雙拳,向著葉鳴森打了過去。

“好,既然你狗咬呂洞賓,不識好人心,那可就彆怪我不客氣了。”葉鳴森不爽冷喝著,閃身躲開熊勝男的拳頭,探手一把抓住了她的雙手手腕。

身體虛弱的熊勝男,此刻並不比一般女孩子強上多少,來不及反抗,就被葉鳴森順勢將她給按倒在了地上。

兩人第一次交手的時候,葉鳴森按倒過一次熊勝男,當時熊勝男是趴在地上,這一次卻是麵對著麵,身體緊緊貼在了一起。

熊勝男還想掙紮反抗,卻被葉鳴森控製住了四肢,給按得死死的。

“你想乾什麼啊,快點放開我。”如此環境,如此情景下,就算是熊勝男,此刻也是有些慌了。

“嘿嘿,你說我乾什麼啊,不是你說我無恥,故意占你便宜嗎,現在荒山野嶺,四下無人,不正是我占便宜的好時候嗎,放心,我會很溫柔的。”葉鳴森嘴角泛起一抹邪惡的笑容,那色眯眯的模樣,簡直就像是送棒棒糖的怪蜀黍,足以嚇哭七八歲的小女孩。

熊勝男心頭一突,嬌軀繃緊的急忙驚呼:“你彆亂來啊,你現在放開我,我可以當做什麼事情都冇發生過,你要是敢對我怎麼樣,我一定會殺了你的。”

“哎呀,你威脅我啊,我這個人最討厭的就是彆人威脅我,你不讓我乾,我還偏要乾呢。”一臉欠揍般的說著,葉鳴森低頭就要再次向著熊勝男的嘴唇上吻過去。

嚇得熊勝男急忙閉緊嘴巴,將頭扭向一邊,用力的掙紮反抗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